中国普洱批发网

老茶荟商城

究竟茶界有无“大师”?茶界未有“大师”之前又是如何?

发布时间:2018/5/7 19:46:50
字号:T|T

茶界“大师”究竟有没有?茶界未有“大师”之前

——谨以此文致敬鲁迅先生《未有天才之前》

我看现在许多人对于普洱茶界的要求的呼声之中,要求“大师”的产生也可以算是很盛大的了,这显然可以反证两件事:一是茶界现在没有一个“大师”,二是大家对于现在的茶界的厌薄。

茶界“大师”究竟有没有?也许有着罢,然而我们和别人都没有见。

“大师”并不是自生自长在古树茶园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大师”生长的茶友产生、长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茶友,就没有“大师”。

譬如想有茶树,想饮好茶,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便没有茶树了;所以土实在较茶树还重要。然而现在社会上的论调和趋势,一面固然要求“大师”,一面却要他滚蛋,连预备的土也想扫尽。举出几样来说:

其一就是“传统古法”。自从新工艺来到云南以后,其实何尝有力,而一群老头子,还有少年,却已丧魂失魄的来讲传统了,他们说,“传统古法才是普洱茶的根本,离开传统古法工艺就达不到‘越陈越香’了。”

抬出“传统古法”,那自然是极唬人的,然而原料产量逐年递增,老茶库存不断加大。囿于传统,新茶苦涩难以入口,老茶却未必“越陈越香”,不伦不类的号级茶、印级茶倒是要烂大街了。

老先生们要玩“越陈越香”,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未尝不可,倘若号令业界都跟着复古,那就要普洱茶永远跌入“存新茶,喝老茶”的怪圈了。倘以为普洱茶非此不可,那更是荒谬绝伦!

我们和搞“古董茶”的商人谈天,他自然总称赞他的“古董茶”如何好,然而他决不痛骂大厂货、湿仓茶、亿兆丰、老班章等类,说是和气生财:他实在比许多名人们聪明得远。

其一是“唯熟茶论”。熟茶诞生之先,普洱茶原无生熟之分。有了熟茶,却大可不必“饭替米”,让生茶靠边。熟茶固然有熟茶的拥趸,发酵师傅技术日渐其熟稔,眼见成为“大师”指日可待。然而生茶已行于世千百年,无人能凭一纸“标准”否定其固有价值。可惜熟茶工艺看起来要远复杂于生茶,生茶纵然好喝,产生“大师”的土壤却薄之又薄。

其一是“港台崇拜”。从表面上看来,似乎这和要求“大师”的步调很相合,其实不然。那精神中,很含有“外来和尚会念经”的意思,所以也就是可以使老国营厂、总经理、土专家、茶农们靠边去了。

许多人对于冠以某某“之父”“十杰”“上帝”名号之港台茶商如数家珍,以为光鲜的外表之下必然有料,却不知普洱茶之根脉深扎于云南,多年来从未断绝。论工艺、技术、资历,“外来和尚”本应拜下风才是——商人不过是商人,生意经念得好罢了。

如今却有无数内地茶友为其所牢笼了,开香堂,磕响头,跟定了这样的“老师”,于是眼界便渐渐的狭小,容不得其它声音,几乎要缩进旧圈套里去。

“老师”和徒儿此呼彼应,神道设教,排斥异流,哪里会有“大师”产生?即使产生了,也是拿台地茶当古树茶热卖的“大师”罢了。

这样的风气的茶友是茶垢,不是泥土,在他这里长不出好茶和古树来!

还有一样是恶意的批评。大家的要求批评家的出现,也由来已久了,到目下就出了许多茶界批评家。可惜他们之中很有不少是不平家,不像批评家,一饼茶才到面前,便恨恨地敲击键盘,立刻写出很高明的结论道,“唉,叶底不对,包装也不对,不值这个价!”到后来,连并非批评家也这样叫喊了,他是听来的,在吧里、论坛里看来的。

其实即使“大师”,在生下来的时候的第一声啼哭,也和平常的儿童的一样,决不会就是一首《茶经》。因为批评,当头加以棒喝,我亲见几个制茶师傅,都被他们骂得寒噤了。那些师傅大约自然不是“大师”,然而我的希望是便是常人也该有出头的机会。

恶意的批评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那当然是十分快意的事;然而遭殃的是嫩苗——平庸的苗和“大师”的苗。幼稚对于老成,有如孩子对于老人,决没有什么耻辱;制茶也一样,起初幼稚,不算耻辱的。因为倘不遭了不公的评价,他就会生长,成熟,老成;独有随波逐流唯利是图,倒是无药可救的事!我以为制茶的师傅,入行无论长短,只为追随自己内心做茶,不掺杂使假坑害茶友,至多茶品上市之后,自己的事就完了,对于外界无论打着什么旗子的批评,都可以置之不理的!

就是时常饮茶的诸君,料来也十之九愿有真正“大师”的产生罢,然而情形是这样,不但产生“大师”难,单是有培养“大师”的泥土也难。我想,“大师”大半是天赋的;独有这培养“大师”的泥土,似乎大家都可以做。做土的功效,比要求“大师”还切近;否则,纵有成千成百的“大师”,也因为没有泥土,不能发达,如同一粒落在磐石上的茶果。

做土要扩大了精神,就是正知正念,不迷信不盲从,正视工艺进步,敢于脱离旧套,能够容纳、了解那将来可能产生的“大师”;又要不怕从小作坊茶开始,能欣赏的就欣赏,欣赏不了的放手也罢,但究竟较胜于戕贼他、恶意批评他。

泥土和“大师”比,当然是不足齿数的,然而不是坚苦卓绝者,也怕不容易做;不过事在人为,比空等天赋的“大师”有把握。这一点,是泥土的伟大的地方,也是反有大希望的地方。而且也有报酬,譬如有好茶出来,赏鉴者固然得了口福,也与有荣焉了。

【作者:文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