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普洱批发网

老茶荟商城

【普洱茶讯】下关集团公开证明大红印真实存在

发布时间:2018/9/6 21:12:37
字号:T|T

 

自九十年代,台湾茶人邓时海为五十年代红印著书立传就饱受云南茶界批评质疑。

 

近日,云南下关茶叶集团副总经理杜发源为红印翻案,用历史档案资料证明五十年代红印的存在,并且大呼:“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今天公开这些尘封已久的资料,希望能够得到自己前辈、自己领导、自己老师的理解。”

 

大家不禁要问,在此之前是邹会长带着一帮原茶厂领导集体造假,栽赃陷害邓时海?还是下关集团故意把水搅浑?真理越辩越明,终究会真相大白!

 

以下部分转自下关集团官网文章:《揭秘:红印沱茶及铁饼工艺档案大公开!》

 

作者:杜发源(云南下关茶叶集团副总经理)

 

 

“我不是一个文化人,但并不能说明我就没有史料,我的资料来源于档案。恰恰因为从下关茶厂到下关沱茶,丰富的实物档案和文书档案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证据,”杜发源说。

 

一、首次公开档案资料 ,回应五十年代红印老茶造假谣言!

 

邹家驹先生介绍普洱茶的书,学习和了解普洱茶的人大都会拜读。“铁饼神话”一文更是茶人皆知。文中介绍邹家驹会长为了考证下关铁饼不遗余力,且多次往返大理,时年恰逢下关沱茶公司民营化改革前后,我因为职责之故,也协助会长做了一些实物档案查找工作。

 

“铁饼神话”一文中也提及冯炎培老厂长、罗乃炘老董事长等一众下关茶厂的老前辈,我并不愿对此说三道四,而且也不愿意把在档案中查看到的一些相关资料公开。无奈,做文化的人逼之切切,我们不得不将一份写于1957年2月的《云南省茶业公司下关茶厂先进经验汇编》相关内容公开于下。

 

 

 

 

文中的第14号经验:“改进紧压茶工具提高了生产效率”,对铝甄子压铁饼的加工方法做了详细的描述。包括最初由永昌祥茶厂使用铝甄子压茶,没有成功,1954年“在生产中经群众的积极努力试验成功了”。这种压茶方法,包括紧茶工艺、饼茶(小饼茶)工艺、圆茶(大饼茶)工艺的改进三种。各位普洱茶爱好者看到这些详尽的历史档案之后,对于铁饼及其工艺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

 

当然,如果一个人连档案都不相信,你还能跟他讲历史吗?

 

二、五十年代红印沱茶诞生始末  

 

这个问题本来不是一个问题,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在去年我的材料里也已经说的很清楚。有人就是不相信,我不知道是真不信,还是装不信,但有句话说得真好: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50年代初红印沱茶甲级

 

▲50年代初红印沱茶乙级

 

以上两张图片,本来就是两个产品,一个是甲级沱茶,一个是乙级沱茶,且包装形式、生产年份也不完全相同,拍照的时间、地点更不相同,不可能产生相同的色彩,然而只要是用心于研究包纸材质的人很容易鉴别那个时代特定的牛皮纸。更何况高铁开通后昆明到大理,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可以到下关看个明白。为什么偏偏不愿意?

 

 

 

▲1950年中茶云南公司下达任务文件

 

▲1952年中茶云南公司下达任务文件

 

▲中茶云南公司通知封面

 

 

 

这是在下关沱茶的档案室里查到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工作总结,附件里直接写明了沱茶一共在五个年份生产了多少担。如果这个时候的沱茶不使用中茶商标(红中及绿中),我真希望哪位高人能够指点一下使用的是什么商标?用的是什么包纸?什么材质?如何印刷?

 

三、吾爱吾师  吾更爱真理!

 

 

古希腊著名学者亚里士多德曾与老师存在分歧,虽然他也很尊重他的老师,但他并不为情感所困,这很自然引来一些人的指责:亚里士多德是背叛自己恩师的忘恩负义之徒。

 

哲人已逝,但却留下了响彻历史长河的一句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想来,我的前辈、我的领导、我的老师……也会理解我今日为何要公开这些档案资料。

 

客观上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伪造出这么多的档案来。如果这些档案都是假的,恐怕应该有“伪造文书”的责任了!

 

编者总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老茶界水很深,门派林立,雾里看花,台湾大师,广东大仓,云南专家,北方茶人、玩家、大厂、游客都会形成各自的圈子与旗帜。每一个发声的背后,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利益。

 

 杜总不仅是下关集团副总经理,而且更是个老茶收藏者,他不光收藏实物,还搜集各种史料。在收藏生涯中,他还特别的讲究证据,用杜发源自己的话说就是,但凡是收藏品,就必须有来龙去脉经得起各种推敲的严密细节,相信此文也并非空穴来潮。

 

我们不可否认老普洱茶的真实存在,但他们真实存在的几率到底有多大?多年来,关于老茶年份真伪的争论一直不绝于耳,历史的真相和虚构的谎言迷一样地流传在整个茶界。老茶真与假的问题,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年份问题,其背后隐藏的确是整个利益分配与话语权争夺的大问题。

 

[来源:老茶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