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普洱批发网

老茶荟商城

谁是普洱茶大庄家?

发布时间:2013/6/29 13:15:37
字号:T|T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2000年前后,进入大陆的港台茶商雇佣了大批收茶人前往云南各大城市的茶厂、茶庄、供销社甚至边远村寨收购老茶。一位大炒家那一年派出去收茶的人就有上百名,收茶人的月平均工资都在2000元以上,高的甚至上770由于当时国内的普洱并未普及,收购成本非常低,而且由于是大量扫货,最初两年每公斤的收购价甚至不超过10元,而收茶人的费用则按每片茶饼1元的价钱给付。3年左右,便将云南大部分的陈年老茶收购殆尽。


 2004年以后,在扫货同时,港台商人还开始陆续介入了云南茶厂的并购重组,达到控制上游产业链的目的。
 

也有部分炒家向茶厂缴纳数量不等的保证金成为经销商。一个中档以上的品牌茶,经销商交纳的保证金一般是200万到1000万元,上千万的可以成为一级经销商,余下的成为二级和三级经销商。
茶厂和茶商供销体制形成后,一级经销商就会与二级、三级经销商联手,抬拉价格。由于一级经销商具有绝对的垄断权,留下70%左右的茶品进行囤积,采取对能够控制的品牌茶推出30%份额,首先在一级经销商内部形成“价格联盟”,相互抬拉,将价格拉到出厂价三倍左右,才抛售给二级经销商;二级经销商依样画葫芦,但把10%的茶品留下囤积,将20%的茶品联合抬拉,达到满意的价位后才抛售给三级经销商。

 

由于一级到三级经销商层层囤积、层层抬拉价格,进行炒作宣传,真正在市场上流通的普洱茶不到20%,却能通过炒作达到比出厂价高出五倍甚至六倍的价格。炒家的层层“截货”,让零售商几乎不可能直接通过厂家拿到货。零售商只能在整个供货链条的最底部“任人宰割”。


庄家还通过对个别品牌产片的“拍卖”造势、拉抬价格的做法,成功吹大了整个普洱茶的泡沫,将普洱茶批发价格在短短几年时间从800元到1000元一件,最终拉抬到20000元一件的天价。
投资价值是庄家的又一噱头。庄家摇身一变在各类媒体上为公众讲解投资技巧。各类介绍投资茶叶的书籍、电视节目不断推出。在中国这个投资渠道匮乏的国度里,普洱茶的暴利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国人的眼球。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炒茶”的行列中。

 

投机者追逐着普洱茶的暴利,但并不关注茶本身的品质,当时一个怪现象——真正的老茶价值不如新茶。比如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的“文革砖”普洱茶不过价值3000元至5000元,而新茶竟能拍出上万元的价格。
 

巨大的市场需求伴随炒作而生,迫使茶叶产量连年暴增。有数据显示,从2003年的年产2到3万吨,到2007年的14万吨,普洱茶产量不断增加,竟然在不到5年内连翻7倍。
跌入谷底当无数人把普洱茶当成了一顶快速积累财富的投资而趋之若骛时,一场意想不到的“地震”悄然而至。从2007年5月中旬开始,普洱茶的价格普遍下跌20%~50%,一些投资者囤积的数百万、上千万元的普洱茶饼一夜之间骤然贬值。

 

昔日昆明最为热闹的雄达茶城,市场的萧条一目了然,稀稀落落的车辆与普洱茶火爆时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业内人士称,在2006—2007年的普洱茶暴跌中,挣到大钱并成功脱身的只有庄家和少数“助推手”,更多的投资者,包括茶商、藏家纷纷被“套”。

在广州茶叶市场,流传着某大茶商一天被蒸发200万元的惨痛经历。大大小小茶商们似乎想在这个传说中获得些许心理补偿。现在记者已经找不到这个大茶商,据知情人说,这个大茶商在普洱茶热炒时期投资金额过亿元,在2007年暴跌中,他的普洱存货一天就被“蒸发”掉200万元,在风暴来得最猛烈的头一个月间,他损失了数千万元。
 

有人认为,暴跌的导火线是“中茶贴牌”生产。普洱茶大品牌有“大益”“中茶”与“下关”,所谓“中茶贴牌”,就是和中茶公司签订合同,花钱获得中茶牌的商标使用权、产品编号和全套包装纸。据了解,中茶牌商标的使用价格从每公斤十几元到六十几元不等。价格主要由商家和中茶公司管理层协商确定。之后,该商家就可以自行进原料,自行组织加工和销售。而中茶公司并不监督原料采购和加工环节的质量。于是导致市场上“中茶”泛滥,良莠不齐的新茶、难辨真假的老茶以及各种以“经典”“正宗”“贡品”为卖点的概念茶,令消费者眼花缭乱。
 

某茶商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我2007年初的时候,拿出1600万元买中茶标签进行贴牌生产,不久就发现中茶标签满天飞,是人有钱都可以贴牌生产‘中茶’,有唯利是图者连茶末、茶梗都一起压成饼。我想,如此缺乏质量监管,一定会出问题,于是立即撤资640万元,现在还‘套’着900多万元——我算好命了,跟随我一起贴牌的几个朋友至今资金仍然全部被套,对此我非常内疚。”
    事实上,造成暴跌的真正元凶是“过度炒作”。炒作让普洱茶的价格远远脱离其真正的价值,在业内人看来,下跌早已是在所难免。

 

“价格下跌是在情理之中。”王惠新说(普洱茶的辉煌期 茶商王惠新回忆录)。他告诉记者,这次价格波动受到影响最大的普洱茶主要是曾被过分炒作过的一些大品牌厂家生产的品种,现在出现的价格下跌只是减少了这些产品的虚高部分。即使这样,没有被炒作的产品价格也因为这次价格波动而受到牵连,不同品种的价格都或多或少的有所回落。


经历多年对普洱茶的“爆炒”之后,公众对普洱的消费逐渐回归理性。王惠新指了指自己货架上摆着的一袋下关陀告诉记者,这种在最高峰时曾卖到每斤200元的茶叶如今卖80元也很少有人间味。普洱茶的投资客们也早已没了踪影。


    和其他零售商一样,王惠新也曾在2007年价格下滑之前购进过大量普洱茶。如今这些茶叶的价格普遍下跌一半还多。
    如今的茶市又恢复了平静。茶店里不再是满眼的普洱茶饼,其他茶叶品种又被重新摆上货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