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普洱批发网

老茶荟商城

勐库大叶茶究竟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6/11/26 14:51:41
字号:T|T

▲大雪山野生茶

第五节、种“豆芽茶”是勐库大叶茶存在的必然条件

云南的气候,一年分雨季旱季,冬春干旱长达半年,这种气候特点,构成了部分农作物的特有品质。比如云南烟草,就需要在旱季努力向下生根才能吸收到水源而生存,等到雨季时,水分充足,根系发达,营养吸收超量,于是品质无双。但长期干旱又使得扦插种植往往难以成活。

具体来看,云南各地又不尽相同,越往南方比如西双版纳则越加温暖湿润,越往北方如昆明则越加寒冷干燥。

▲在双江,这样温暖潮湿的河谷并不多

在植物天堂西双版纳,由于扦插发根成活率相对较高,于是很早地出现了扦插技术,扦插技术使得优秀单株的基因得以完全复制,种茶人对于茶树的品质特征可以把握得非常准确。今天去西双版纳老茶园考察,会发现茶园茶树品种呈现多样化个性化,不同的茶园会有不同的品种,苦茶、甜茶、大叶、小叶都有成片种植。虽然整体以大叶茶为主,但不乏有人专爱猫耳茶(小叶茶)。

我在勐库采访了几个茶农,问会不会用扦插的方法育苗,回答都是不会,理由是扦插的茶树寿命短。实际上,扦插育苗长大的茶树和茶籽育苗长大的茶树寿命一样,为何茶农会有这样的认识,猜测是在幼苗成活率上的归纳与演绎。

对于临沧来说,旱季干旱问题相较西双版纳会更为严重,扦插发根成活率低,于是发展出旱季用茶籽集中育苗,在雨季将带着胚芽的茶苗移栽到茶园的方法。这就是所谓的种“豆芽茶”。

这种方法至今仍然是勐库发展新茶园的主要模式,它极其原始,由于是有性繁殖,种茶人无法得知茶籽长大后的性状。

▲易武,由于气候温暖湿润而植被繁茂

这种方法导致茶农只能尽量地在优秀母本上获得茶籽,换句话说,只能控制部分基因。于是,哪怕有个别人偏爱小叶茶,但是由于无法控制全部基因,即便从小叶茶上摘茶籽育种,也往往育出大叶茶来。因为大环境的偏爱,飘散于风中的花粉里,大叶茶的基因占据优势。长此以往,少数只得服从多数,主流的大叶茶审美愈演愈烈。

地理环境的“不足”,形成了“豆芽茶”的种植方法,在人群喜好大叶茶的审美背景下,勐库大叶茶渐渐被塑造出来。

第六节、无性繁殖茶园模式与有性繁殖茶园模式

▲双江营盘藤条茶

如果把当下看做一个切面,扦插法造就的无性繁殖模式有极大的优越性。因为无性繁殖可以100%地复制优良基因,迅速大规模复制当下最优秀的单株。

这里需要问一个问题,当下最优秀的单株是怎么出来的?

恰好得到父母双方优秀的基因?这样的优秀,最多只能达到上一代的最高水平。真正造就不同的,是有性繁殖中介于千分之一和万分之一的基因变异频率。虽然绝大部分的基因突变都会导致生物体无法正常存活而自然淘汰,但是总有少数突变对于生物存在来说是正向的。

每一代的勐库大叶茶,都可能有这样的正向突变被保留下来。(比如叶子突变得更大)

如果是在无性繁殖技术主导的环境中,则勐库大叶茶无法出现,这就是为何我说“豆芽茶”种植法是勐库大叶茶存在的必然条件。

如何增加正向突变数量呢?有技术诱导和增加基数,两种方法。历史上科技尚未达到有效水平,要获得新的变异,只能扩大规模,基数越大,突变个体越多。伴随茶马古道存在的勐库大叶茶传播范围极广,因此正向突变个体出现得多,品种进步也就相应要快。

现在,我们再来对比有性与无性的模式。如果只顾当下,无性繁殖模式完胜,但考虑到未来发展,则有性繁殖模式的优势就逐渐显现了。对比得时间越长,有性繁殖的优势就越大。

▲勐库大叶种,叶大而嫩

所以结论是什么呢?其实这里没有结论,以上只是一个辩证假设。

实际的情况是,无性繁殖的单株仍然具备有性繁殖能力,(固然其内部繁殖后代会导致退化),也可以参与到整个群体的有性繁殖当中,这使得整体基因突变频率并没有降低太多。整个勐库大叶茶的进化是一个混沌状态,只要人群的审美不变,勐库大叶茶就将不断前进。(越来越大)

随着茶农种植水平和认知水平的提高,无性繁殖技术以及技术诱导变异必然出现,这是勐库大叶茶发展之路的必经阶段。但有性繁殖模式必须长期存在以及保持相当的体量水平,才能将勐库大叶茶整体串联成一个大有机体。而有性繁殖茶园模式与无性繁殖茶园模式的共同存在,会在当下和未来继续塑造改进勐库大叶茶。

第七节、勐库大叶茶究竟是什么?

▲那赛藤条茶茶园

勐库大叶茶不是一个有固定基因的无性系品种,这个问题没有确定性的答案。

地理环境和人文因素共同演绎发展出了这一存在,而且它还在继续发展。

勐库大叶茶是云南茶叶的基因库,它包含了未来优良茶叶的无尽可能。

勐库大叶茶还是茶马古道精神的具象落地。人们从一个简单的出发点开始,而人群得到了一个极其智慧的结果。

这是多中心多文化的融合,最妙之处,是这种融合不是僵死的,固化的,而是有机的,鲜活的。

费孝通先生有句名言用在这里恰如其分,“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来源“茶业复兴”